关于生活—基本上五味俱全

这真的是我第一次下海

看了无数次的海,踏了无数次的浪,却从未经历过泡在海里的感受。每次走在海边要么怕湿了鞋子,要么怕湿了衣服,要么怕湿了相机,看着那些徜徉在海水里的人们,不由得心生羡慕。记得大学时候,当同学知道我来自晋江的时候,他们会以为我应该很熟习水性,大海应该就在我家门口,我们吃海鲜应该很便宜,这种地域性的简单贴标签,经常让人哭笑不得。反过来想,这也提醒了我身在庐山的尴尬,毕竟想去趟海边的话确实比那些内陆的同学方便。甚至连镇上闻名遐迩的“五里桥”,我也是在上了大学以后才知道原来她不仅仅是座破桥,真的是别人梦寐以求想一睹为快的历史文物。所以我第一次去走五里桥也是在大学的一个暑假里,特地去感受了一下。那时候的五里桥还没有开始保护,除了桥体那些极具历史味道的大石条以外,没有任何风景,甚至到处是淤泥和污水,连桥头的狮子雕刻都已经没了形状。本应该是心中骄傲的家乡名片,却已被经济发展糟蹋得面目全非。

这两年晋江不仅经济继续腾飞,公共环境的改善也卓有成效,兴建的很多大型公共活动区域,让这个大农村越来越有城市范儿了。随着私家车的普及,还有网络的快速传播,晋江很多隐藏的美景也逐渐被人发现并被大众所熟知。石圳海滩就是一个典型,四年前就听说有这么一片海岸,直到去年的秋天才第一次踏足。可能那时候还没有很多人熟知这个小渔村,海滩上寥寥数人,一片清静,只有海风、海浪,不远处转动着风力发电的风车,顿时让整个画面文艺清新了起来。碰巧又赶上了低潮,海滩上的裸露出来的变质岩给这片海增添了别样的风味。第一次见识到晋江如此幽静的海滩,我的心情就像小孩子第一次看到巨大风车时候,激动得想要大声呼喊。第一次去石圳,太兴奋了,只想用眼镜装下每个角落,就像老婆说的,真希望能够在这样的海边盖栋房子。那种想承包一片海的冲动,大概是最美的赞誉了吧。

后来又去了几次石圳,海滩上的人越来越多了,有点拥挤有点嘈杂。记忆里的那片宁静的海在慢慢远去,海滩上有义工用播音喇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游客要注意安全,有一批士兵驻扎在海滩上军训。甚至有个工地干脆就在海滩上取沙浇筑一些水泥模型,我和朋友开玩笑的说海沙不是有腐蚀性吗,这些难道就是在酝酿以后的豆腐渣工程吗?沙滩上作业的挖土机和水泥搅拌站,让这片海滩成了撕碎的风景画。这些美中不足可能会越来越严重,庆幸的是目前依旧潮涨潮落,海水依然干净透彻,海岸和风车的场景依然清新。

昨天,我终于鼓起了勇气,带着虾米仔冲进了海水里,涨潮的浪越来越大,肆意的拍打着一切。突然一个大浪从背后打来,吞没了虾米仔,第一次感受海浪的力量,我无知得像个孩子,不仅没有保护好虾米仔,还让他呛了几口海水,哭着要我赶紧回家。安顿好虾米仔后,我已经做好了尽兴玩一把的准备。这次我走进更深的地方,让海浪推着送我到岸边,浪小的时候还可以稍微游一小段。当我天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弄潮儿时,一个大浪彻底把我掀翻了,站稳后才发现视线突然模糊了,原来是我的眼镜被冲掉了。我这才意识到被大海教训后,只能尴尬的接受这样的事实。回到岸上找到同行的小伙们时,免不了要被老婆教训,因为我没法开车回家了。最后有个朋友把他的眼镜给我救急了一下,让我可以顺利的开车回家。

如果我一直在海岸上走,或许我无法切身感受到海水的味道是哪种咸,我也无法体验那种被海浪拍打的快感。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可以有这样的体验,我需要付出的只是湿个衣服,而这次我却多付出了一副眼镜。这是我难得的一次敞开的玩耍,昨天晚上回来后马上到商场里配眼镜,花了599大洋。或许我只是花了599去了趟马尔代夫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:只要心中有海,哪儿都是马尔代夫。更何况我真的是去了趟海边。

附几张之前没下水时拍的照片,等冬天的时候去拍宁静的海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